我和临川一中——吴曙雯
创建时间:2022-08-15   浏览量:6985

  前些日子收到临川一中老校长黄华昌先生的来信,竟惊喜地发现今年是母校50周年华诞。白驹过隙,我入临川一中念书亦是20年前的事情,离开母校也已整整16个年头了,品味起那段美好的中学生活,尤如一杯陈年美酒,味甘香浓。

  1985年,我因父亲工作关系转学到一中念书。入学那天,学校已开学一月有余,我被父亲领到一个目光严厉的女老师面前,一紧张我竟忘了父亲来时不断交待的规矩,要叫她徐老师。正是这位严厉的徐爱琴老师将我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培养成国内名牌院校浙江大学的博士,她那严厉的目光以致于我在念书期间数学成绩不敢落于年级三名之外。

  高三的学习,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老师为了让学生牢记教学要点,各有绝招,犹以生物课杨学珍老师的“喊功”甚为特色。杨学珍老师要求学生将课程重点和易错试题大声喊出来,其效果甚佳。多年以来,我始终认为当今流行的《Crazy English》始创人李阳先生的授课方式是从杨学珍老师处偷学而来。

  刚进大学时,前来接待看望我的人中必定会有临川一中的师兄师姐,因为我们有过共同的老师、共同的校园,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而后轮到我去接待看望入校的师弟师妹,临川一中必定又是我们一段时间里的话题。后来在北京、上海、杭州工作时,我仍不时地遇到毕业临川一中的学生,一次竟然在飞机上碰到一对异国留学的临川一中毕业生,甚有“他乡遇故知”之感。

  考上浙江大学的博士后,父亲每每与我聊天时总是露出骄傲的神情,“临川一中又培养出一个博士,我们父子俩都是从一中毕业的”,仿佛父亲为自己是从临川一中毕业感到三生有幸,为自己的儿子从临川一中毕业生成长为名牌院校博士感到无上自豪。

  临川一中的美誉也为我的姻缘打下了良好的基石。当时还是女朋友的太太第一次领我回陕西老家去见她父亲,我怯生生地向他老人家汇报自己是江西临川人,中学毕业于临川一中。这位老人用陕西话对我郑重地说:“俺知道江西临川,也知道临川一中,是那个考出很多学生娃的中学。俺把闺女交给你,放心”。从此,这位老人家就成了我的岳父大人。太太也是浙江大学的博士,仰慕临川一中许久,在嫁给我之前的唯一要求就是要我带她在一中校园里走上三圈。

  时光飞逝,临川一中的许多往事犹如昨日之事,昔日恩泽学子的老师们又添了些许白发。人生旅途我时常会想起我的老师,国学深厚的方英华老师,循循善诱的王志辉老师,幽默风趣的章俊才老师,意气风发的曾小荣老师,满头银发的涂彭年老师,瘦削英俊的万益平老师,和善俊秀的许俊老师,执教学科竞赛的饶祥明校长和黄星昌老师,……。

  写完此文,已是杭州西子湖畔的深夜。推开窗户,院子里的栀子花散发出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又是一年高考之时。
 

2005年6月6日 于 杭州西子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