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角下的临川一中——喻文益
创建时间:2022-08-15   浏览量:6494

喻文益(79级高二理科1班毕业生)
  

  临川一中是临川才名古今衔接的枢纽。临川一中与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中学都不同。从历史的要求来看,临川一中是背负沉甸甸的负担的:千百年过去了,兴临川者何在?下一个王安石是谁,下一个汤显祖是谁,下一个晏殊又是谁,江山代有才人出,这个(批)才人到底应该是哪一位(几位)同学,他(她)在一中的哪个班,坐在哪个座位上,他真正的潜质是什么,有哪几个好伙伴,经常看哪几本书,交谈的是什么理想,哪个老师负责引导,等等,这些都必须是具体化的。培养学术大师,培养国家未来的管理者,培养全球性大公司的领导人,这是临川一中的历史任务。

  临川一中是临川与世界的接口。学生自中学毕业以后,面对的已经是世界性的竞争。与其说大学是教育人的地方,还不如说大学是选拔人才的地方。大学如何选拔人,完全取决于学生个人素质的比较优势,这些比较优势如果按孙子兵法的精神,就是“以正合,以奇胜”。“正”是学问,这正是临川人的比较优势,临川人是无需担忧的,这是临川人自信的源泉;“奇”就是课堂学问之外的学问了,比如说公关能力、管理(计划、组织、指挥、协调、控制、激励、文化营造、劳动技能等)能力、体育与艺术特长、外语交流水平、符合国际潮流的思维方式、奇异的想法、理论上或行动上的独特创建、异常敏捷的动手能力,等等。在大学及以后的竞争层面上,奇往往是制胜的关键。中小学不仅要扶正,还要育奇,要用世界的眼光看待孩子的知识与能力建构,要强化孩子的世界竞争力,要开设一些综合性教育课程,如《管理学》、《中外电影赏析》、《网球练习》、《诺贝尔物理学奖与化学奖获奖论文英文原著选读》,等等,请著名高校名师到校点缀性地讲解。我主张中学与大学教育的部分融合,因为一般性地拓宽学生的知识面还不如准确地提高学生的素质品位与动手能力,而这些教育对高考应试思维的激发也是有帮助的。惟有教育的世界面向,才能使现代临川健步迈入世界竞争的大舞台,保证临川文化在国家与世界大舞台上的可持续性发展。所以,临川一中要放眼世界才能使世界关注临川。

  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中学教育不仅要重视那些已经考取了知名学府的毕业生,更要重视那些没有进入国内外一流高等学府,甚至没有考取大学但的确有特长的学生。据说钱钟书计算能力极差,但文学与英文的功底了得,我在清华教书的时候曾想,倘若清华不破格录取,凭钱的悟性,做个知名作家靠文艺赚钱也是没有问题的,但不会出现大师的盛名。如果我们的老师因为在座的“钱钟书”数学不好予以歧视,其结果是临川名誉的损失。要鼓励每一个同学的特长与特质,这一点点特长可能成为日后临川人搏击世界的“矛”或“盾”,其价值较之学问也不可低估。在社会实践与科学实践中我们注意到:学习与考试能力只是成功的要素之一,要取得世界水准的成功靠的是综合素质,甚至很重要的是为人处世的能力,在专业水准基本一致的情况下,人际关系往往是成功的决定因素,反而不是业务本身,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成功学的一个基本原理。因此,人才全面教化开发的价值从长效来看应优于单纯专业知识强化的价值。这是临川走向世界的重要起步。

  历史上,在临川籍与外籍的努力下,临川曾经在国家舞台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王安石的“临川性格”曾经成为“国家性格”;时至今日,汤翁的梦还是精英知识分子的梦与世界文人雅士的美梦。2005年4月由台湾知名作家白先勇执导的昆剧《青春版〈牡丹亭〉》在北京大学的演出,曾在北京知识界和政界刮起了汤翁的旋风,二千余座位的北大百周年纪念讲堂居然围得水泄不通,白先勇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决意要将该剧带到全国各地并呼吁文化部发文组织演出,其况之盛非目击者不可信听;我在与美国普林斯顿著名学者闲谈时,他在英文地图上直指南昌旁边的“Lin Chuan(临川)”地理时,我的情绪是满足的。要振兴临川,其目的地既应地本乡本土的,但更应该是国家的,世界的,行政管理、经济与文化全面发展的,振兴临川要有振兴临川的高度。在“地球村”一统的今天,临川教育的参照系应该是也必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
最后,我希望临川一中的学生及在临川学习的所有学生个人幸福、国家满意、全球通用、临川添彩。并祝母校节日快乐,光照世界。


  (注:这不是一篇怀旧的文章,而是对未来的向往。我想,关心明天是对过去最好的想念,未来的快乐才是永久的快乐。必须特别提到的是,对于黄华昌老校长作出的杰出贡献与谆谆教诲和现任饶祥明校长的卓著业绩,弟子们将永志不忘。同时,对于卢锦文、李抚生等任课老师的教导,弟子终生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