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忘的一件事——涂洪平
创建时间:2022-08-15   浏览量:7325

  高中阶段,在我印象中我的文科成绩一直很差,语文总是在60分左右徘徊(满分120分),从没有超过70分;英语总是在50分左右,很少过60分;生物总是40多点分。理科成绩中等偏上,物理一般在70分左右;化学一般在75分左右;数学一般在100分左右(满分120分)。这样一来,在总分710分中,我的成绩顶多450分,这样的成绩去高考的话,十有八九会考不上。

  有一件事,一件我永远忘不了的事,可以说改变了我的人生观。那还是1987年进入高三阶段上学期其中考试后不久的一天,因为成绩总是考得不好,包括这次期中考试。我也分析过,我的记忆力差,特别是死记硬背的东西,文科方面从小就没有好过,要想有所突破,对我来说可谓比登天还难。理科成绩还可以,要想得高分,岂不是有点太难了?说真的,那时候真的没有信心去面对高考。我记得很清楚,那还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周末学校不强调上晚自习),不少同学都回家或出去玩了,只有少部分同学在教室里自觉地上着自习,还有人在教室后下围棋,我学了不一会儿,看见他们下棋,心理痒痒的,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心想反正是周末,所以也跟着过来凑热闹,慢慢地一发不可收拾,连续下了好几盘棋,正下得起劲的时候,班主任饶祥明老师进来了,想藏已经来不及了,心想反正是周末,你也不能把我怎么地,所以就站在那等待发落。饶老师没多说什么,先把围棋收起来,然后问是谁的,大家都把目光扫向了我。

  其实棋并不是我的,只是拿棋来的同学临走时再三叮嘱我让我负责还。我没敢检举拿棋来的同学,饶老师也没深究,看表情他很严肃,也很生气,沉默了一会儿,饶老师开口了,要我跟他出去,这样他一直把我带到我家里,把事情经过向我父亲交代了一下就走了,听他意思,一方面有点怪我不好好复习功课,另一方面不希望影响别的同学上自习。饶老师走后,父亲非常生气,先是狠狠地揍了我一顿,后母亲又狠狠骂了我一顿,最后父母还忘不了长长地给我上一堂老生常谈的政治课。我根本听不进去,这样的课是常有的事,特别是每次考试刚过,反正成绩就是上不去。此时此刻,我更恨的是饶老师,是因为他没必要管的时候报告给我的父母,让我遭受这般皮肉之苦。

  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我决定出走,以报复饶老师的告密,同时,还以父母颜色。第二天天刚亮,我就起了床,父母也没在意,还以为我同往常一样出去锻炼。刚出走的路上,我很迷惘,只感觉脚很沉重,虽走得慢,但没有停止,我不知道走向何方,只是一直往前走。我该到哪里去,靠什么养活自己?我一直这么想着走着,也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幻想:到一个荒凉的地方、一个没有人管的地方,打猎种地、自力更生;或碰到一个好心人收养我等。不知不觉快到抚州,我继续走着想着:荒凉的地方应该在新疆或北大方,那里可以生存,可那里很远,就算我好不容易到了那里,我什么都不会,我又能干些什么?我拿什么养活自己?好心人在哪里,有那么容易碰到?就算碰到又能给我几顿饭吃?我还能一辈子靠他们养活自己?到头来我还得去上学、参加高考?我没法想下去,我想到了死,后又问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去死,就算报复了饶老师、父母,又能咋地?何况我也看不到,只不过是图一时之快,自己的一生就这么快了结,实在没意义。

  到了抚州,我还想不出什么头绪来,我停了下来,才又开始想到学习之事,之所以要出走,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学习不好而引起,要是学得好,饶老师难道会报告父母吗?即使告了,我还能遭受这样的皮肉之苦吗?学习真的有那么难吗?我很清楚自己,虽然该学习的时间都去学了,但更多时候并没有真正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可以说人在心不在,这怎么能学好?我不是个傻瓜,脑子更没有问题,按道理应该能学好。

  对,应该能学好!我转了180度,开始往回走,更开始我的切实可行的高考目标:语文、外语基础太差,短时间难以提高,就少提高点,语文提高2—5分,外语提高3—6分;政治、生物内容不是太多,多背背,兴许能多提高点,政治就提高5—8分,生物提高4—7分;化学、物理基础过得去,拼一拼争取化学提高6—9分,物理提高7—10分,数学学得好一点,拼一拼再提高个7—10分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总分可以提高34—55分,按目前445分的成绩,高考应该还是有希望的。就算高考考不上,我还可以选择复读,有机会也可以学学别的手艺,自谋其生。慢慢地,我觉得心情放松了许多,快到学校时,虽然走了这么长路,但脚并不比刚出走时更沉重。

  回到教室时,已是最后一节课,同学们都鼓起了掌,我很感动,我体会到了他们的担心和高兴。回到家里,包括饶老师在内的许多老师都来看我,给我讲道理、教育我,当然,父母也好好地教育批评了我一顿,语气也平缓了许多。我常常感觉他们的关心和用心良苦,更深深为我的鲁莽感到自责。

  这一次出走事件,我感觉一下子懂事了,首先学习态度有了质的飞跃,特别是饶老师的物理课更是认真听讲,有一点点不明白都要问个彻底。一份勤劳一份收获,期末考试成绩开始有所提高,紧接着下学期稳步上升,高考的时候不负众望,以高出重点线5分的成绩考上大学本科,值得一提的是物理得了95分的高分。
写此回忆录,主要是感谢母校的培养,更要感谢我的恩师—班主任饶祥明老师。希望母校不仅闻名全省,更要闻名全国甚至全世界。现在,我是一家大型企业的高级工程师,任技术主管,参与的准调整轴承研究制造获铁道部科技进步一等奖,荣幸地参加了2004年中国科协学术年会,同杨振宁先生等国内外众多院士、教授、专家们同会进行探讨。

  在此,我只想告诉学弟学妹们,要脚踏实地,一贯努力,无论能否考上理想大学,不要灰心、不要丧志!无论将来干哪行,只要觉得没有愧对人生,没有愧对社会,你就是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