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付汉清
创建时间:2022-08-15   浏览量:7728

83届 付汉清


  80年,我考入临川一中,分在高一(四)班学习。李抚生任语文老师和班主任,卢国兴任数学老师。当时恢复高考刚两年多,高考录取率很低,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学校里学习的气氛很浓。虽然条件相对今天来说非常简陋,但同学们学习都非常刻苦认真,大家都憋着一股劲,都希望自己能考上大学,考上一个好大学。

  80届是由全县各初级中学中考优秀生组成的,总共六个班,每个班约五十人左右。每个学期有期中和期末两次考试,各班都公布学生成绩名次表,老师、学生和家长都十分重视。由于初中没有怎么学英语,入学时我的成绩在班里属于中游。经过半学期的努力,高一上学期期中考试时,我的成绩进入了上游,得到老师的表扬和鼓励。

  高一下学期,学校组织了一个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培训班,由卢老师负责,从各班抽选几名数学成绩较好的学生,我有幸被选中。同学们都知道,要是在奥数竞赛获奖的话,高考录取时大学会优先考虑,要是能获得名次的话,还可以被推荐免试上大学。这些对同学们的吸引力非常大,大家学习的积极性很高。

  暑假期间,奥数班集中时间进行培训,然后选拔参加正式比赛的学生。很遗憾的是我没有参加暑期集训,自然也没有参加正式比赛。放暑假后,我回到乡下的家中,此时正值农忙开始。八十年代初,全国农村各地正兴起包产到户的高潮,我家里分到水田四五亩。我父亲在城里工厂上班,家里的农活基本指望不上。我在家中排行老大,弟妹幼小,望着母亲一人独自在家操持忙碌,我心中十分犹豫是否要把暑期集训的事情告诉她。看到各家各户忙着双抢的准备,看到田野里即将收割的水稻,我毅然决定不去上培训班了。我没有告诉母校培训班的事情,装作没事一样,因为我明白母亲肯定是会要我去上培训班。另外,因为我家离学校很远,有五六十里路,交通不便,通讯也不发达,我未能告诉老师我不能参加集训了。

  暑期结束后,我回到学校报到。卢老师和李老师见到我后,非常生气。卢老师说:“好你个小子,躲在家里不来集训,多好的一个机会呀!”我无言以对,默默地承受着,我确实对不起他们。老师虽然很生气,但也没有过多责备我。他们看到我晒黑的皮肤,也知道我在家里帮忙干农忙,只是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全国奥数竞赛结束后,我班刘顺辉同学获奖。我心中十分羡慕,也十分遗憾,按照我当时的数学成绩,经过培训,我也有可能获奖。但我不后悔,我只是暗暗地把它化作激励我更好地学习的动力。经过三年学校和老师的培养,个人的努力,我以优秀的高考成绩进入我梦寐以求的清华大学,进入数学系攻读我喜爱的数学课程,略略弥补了我心中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