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勇个人回忆录

七八届 白勇
  

  值临川一中五十周年校庆,回忆几件对个人重要的事情,与校友们共享。

 

高中快乐时代

 

  记得我们高中开学不久,毛泽东主席去世。当时我们还是红卫兵,总喜欢带个红卫兵袖章上街。差不多每个星期我们都要到火焰山农场去劳动锻炼。入学时,父母还在东馆乡, 所以我寄宿于学校。现在想起来,真得感激我爸爸能够在大家都还不太重视教育时,请黄华昌校长允许我进入临川一中。邓小平复出之后,开始全国统一高考。1977年,临川一中的8个高二毕业班级被分为文科班和理科班,其中又分快班。那个时期,我们缺少较好的教材,少数人幸运地弄到一些文化大革命前的高考复习参考书和全国各省的大学入学考题。因为借的书只能用几天,又没有复印机,爸爸帮我抄了不少学习资料。

  许多非常优秀的老师为我们考大学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这包括当时教数学课的卢国兴老师和卢锦文老师、语文课的华老师、化学课的兰希定老师和政治课的颜志复老师。颜老师把我们高考的政治考题都押上了。我们班上的同学化学课也都考得很好,这是因为兰老师的课易懂,有重点。我感谢临川一中提供的数学和语文教育。这二门功课对学理工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基础。

  爸爸、女儿和我三代人读临川一中了。我们为此而自豪,也很感激几代校长和老师的厚爱。我的高中时代是很快乐的。

  我仍然时常想起高二(3)班的同学,例如许欢庆 、李彬、邹方宜、韩国强、 万多波、 徐成刚、游小棠和范佩华等。那时重点大学招生少,且学生多来自社会。1978年全校只有十几人考进全国重点大学。


大学‘ 穷读书’时代

 

   1978年10月初从临川出发上大学时还穿汗衣, 当火车到达哈尔滨时,班指导员李教员带着羊皮大衣接站,外面已经下大雪了。为了我读大学的衣物和火车票,父母已把手上的钱用光了。第一年寒假我就没有回家乡,在哈尔滨攻读日语和数学课程。

  我要感谢当时临川一中在哈尔滨的几位校友,包括77级的张晋伦,78级的邹方宜和范佩华。张晋伦和我同一专业,在学习上给了我许多指点。在哈尔滨我还认识了妻子彭华, 同专业低二届的同学,江西老乡。

  哈工程大学船舶工程专业78级的同学很团结。我们现在还常有来往。每次回国,各地的同学都很热情。我的同学大都在沿海各大城市工作。哈军工的教育方式使我们同学中出了不少领导干部。其中好几位已成为大船厂的总经理和著名的研究所的所长,教授。

  哈尔滨工程大学给了我很宝贵的日语,数学,力学教育。这些基本功的培养在我毕业后的二十三年中,一直起着重要的作用。我曾就读的船舶工程专业现在每年招生三百多人,属全世界最大的造船专业。值得自豪。

  是上海交大给了我去日本留学的机会,不久我被送往大连外国语大学留日预备部。真的很感谢著名教授陈铁云先生,和几位交大的校长,副校长(如张圣坤教授和李润培教授 )。

 

日本留学苦读书


  当时广岛大学船舶系师资很强。有几位即将退休的有丰富工程经验的老教授,他们的课主要讲实际工程设计及工作与人生体验。教我做研究的是四十岁左右的副教授们,他们带我在计算机房程序或指导我在实验室做实验。无论是在计算机房还是在实验室学到的知识,对我后来做教授,办企业都起了很好的作用。

  我很幸运的遇到了许多日本友人,与他们一起度过了美好的时光。我的女儿是我和妻子都在读研究生时出生的。当时很多日本友人给我们提供了帮助。拿到博士学位后,我在日本的研究所工作了二年。其间把美国人的几个通用结构力学软件用熟了,也写出了自己的计算软件。

在北欧做教授

   我好像总是逃不了做北方人的命运。当工作和家庭都很顺心时,我却决定到丹麦工业大学和挪威理工大学去做博士后研究,师从于Pederson 和Moan二位世界级的大学者。在挪威船级社工作四年之后,我终于成了斯塔万格大学土木系唯一的正教授,负责海洋工程专业的硕士生和博士生的教学工作。在做教授的四年期间,我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工程第一线搞技术应用上,主要是在JPK公司任高等工程部门经理。我的特长是将最新的力学理论用于解决工程问题,提高工程项目的效率和安全性。

  挪威的石油工业工作条件很好。挪威人运用科学理论解决造船和石油技术问题。在北欧十年期间,我体会到了管理能力和交流能力是做工程项目的条件。1994年我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访问学者一个夏季,师从于著名学者Mansour教授。这段经历对我后来在美国船级社的工作很重要。


在美国当老板


  在挪威处于事业顺心顺意的时候,我在荷兰召开的一个造船学国际会议上遇到了美国船级社的高级副总裁D. Liu博士。应他之邀,我来美国船级社任第一任海洋技术部门经理。在这一期间,我对船舶设计与建造规范非常有兴趣,主持编写了8本规范。同时,我根据在挪威教的二门研究生课的讲稿,出版了二部专著。

  在壳牌石油公司做主任工程师工作一年之后,我到工程公司MCS任工程副总裁,负责项目管理工作。今年五月,我与挪威一家大公司联合开了GAE工程公司,并任总裁。

  总裁这份工作对我是很合适的。除了做学问和工程项目之外,我喜欢管理工作和企业经营。作为GAE公司的总裁,我会有机会与中国的造船厂和石油公司合作,从事船舶设计与建造及深海管线技术工作。

  在中国旅美专家协会任副会长,在哈尔滨工程大学休斯顿校友会任会长等社会活动,使我每天的业余生活很充实。 我很喜欢结交各种专业,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今年我接受了哈工程大学的聘请,成为母校的第一位特聘教授。希望今后二、三十年我能为中国造船和石油工业做点贡献。

  回忆人生,六点体会
  几点体会与校友们共享:
  (1) 作为理工科的学生,高中的语文和数学课程非常重要。当然外语和理化课程也很有用。
  (2) 作为学者和教授,在大学学的主要基础和专业基础课是基本。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在计算机房和实验室练的本事是做学问的本钱。
  (3) 要当好工程师,管理能力,交流能力和理解客户意图的本事至关重要。
  (4) 做老板,最重要的是抓好工作的质量和服务,要有几个能手帮你。当然商业感觉也很重要。
  (5) 人生最重要的是健康和家庭平和。只有这样才会有工作的能量和幸福。亲情、朋友老乡和同学关系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
  (6) 在自己最顺心时,应该想到怎么才能有新的质变,更上一层楼。人生重要的是永远上进,在一生的累积过程中取得好的结果。

创建时间:2021-01-25 20:52
浏览量:0